蟹黄豆腐君🍲

微博:@capucineaxelle

昨晚做梦梦到了马子。
好像在她家里,早餐之后我们都要去上学了。
临走前抓紧几分钟,我去找她。问她,你今天也要去上学了?(奇怪的开场白其实当时是有点尴尬的)
她说“嗯,怎么啦?”
于是我开始聊起以前的很多事情,努力用以前的语气跟她说话(醒来回想真的很奇怪,我们现实中见面的时候还是一模一样。)好像是在梦里跟她已经变得陌生才努力想要挽回。
梦里的回应能感觉到她也在拼命地要以以前的口气跟我说话。我们坐下来看电视里面放着一个小品,我们好像笑点都变高了一样,全程没人笑,我其实有点尴尬。
突然她站起来说,不行我要迟到了,我该走了。
她要走到车门的时候,我实在忍不住了,追上去问她:“你说我们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吗?”
她笑了笑,要哭的表情,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不过,回不去又能怎样呢?”
我说:“说明你还不是那个最特别的人阿。我以为你是的,最后还是被时间洪流冲散了。”
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开始哭,真的很伤心,我是哭醒的。

刚醒来之后,我以为我是太想马子,联系不到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。反正感觉是没怎么变。后来我理智起来,才知道梦反映出来的远远不止这些。
果然,初中的教学楼,跟马子一起去过的柳巷肯德基甜品站,偶遇袁钟彧,谈话后觉得物是人非,考试失败的挫败感,跟理想之间的差距。

“还能回到从前吗?”
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
其实我心里早已知道她的回答是,永远也不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