蟹黄豆腐君🍲

微博:@capucineaxelle

我记得第一次很感动就是学德布罗意波的时候。玻恩说虽然不能确定光子落在哪一点,但光的双缝干涉图样却如此富含规律。物理课本P41的注释写着“大自然自己也不知道她下一步要做什么。”虽然我算物理题不是很在行,但那一刻觉得物理学跟哲学牵连在一起简直太美妙了。就跟每天在操场顺时针跑步的那哥们儿一样,说要感受黄赤交角。生命如此短暂,但人类对真理和美好的追求却一刻也不会停歇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